优发最新入口
  咨询电话:13664023845

优发备用客服

李一男圆梦?小牛电动流血上市,但阴影随行

小牛电动今日上市,本次IPO发行价定为9美元,位于此前调整后的发行价格区间9.00美元至10.00美元的低端。不过开盘价报8.50美元,上市首日低开5.56%,按此计算,牛电科技市值达到6.43亿美元。

若按互联网企业的生命周期来算,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早该过了砸钱扩张的阶段,但它似乎无力对持续扩大的亏损喊停。招股书显示,小牛电动2017年的净亏损为1.84亿元,到了2018年,仅上半年净亏损就达到了3.15亿元。

不断扩大的亏损、低募资额……已经让小牛电动充满了话题性。

而媒体时时提及的憾事还有一件:占股43.8%的创始人、第一大股东李一男因为曾经获刑,不能成为主敲钟人。他苍老了不少,小牛电动CEO李彦按下上市按钮的那一刻,李一男在人群后,咧嘴笑着,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公司迎来上市高光时刻。

初生的小牛电动

截止到目前,李一男的过去像极了金字塔,底盘宏大、稳固,但越往上走越尖利。

如果从他的人生中截取几个时间节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或许是他的15岁和27岁。15岁进入少年班,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他也自知成名早,年纪小,爱用肯定性的、命令性的语句来表达自己。有时甚至近于不近人情。一来二去,团队里的人提起他会形容,“有时候说话会很狠很有狼性。”

离开华为后,他曾创办港湾,最鼎盛时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之后又历任百 度CTO、12306的CEO、加盟金沙江创投出任合伙人。

他的江湖地位,与比他大一岁的雷军差不离。

两者所不同的是,当时雷军已经有了小米。2013年,这家做手机的公司,用了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成为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三。2014年营业额更是突破了100亿美金,这基本上是人类商业史上最快突破10亿美金和最快突破100亿美金营业额记录的公司。

李一男也在寻找一个赛道,一个有巨大市场空间,同时又亟需破局者带来新产品的赛道,他看中的电动车。

同样希望入局这一领域的是设计圈的胡依林,胡当时已经拿着电动车的商业计划书跑遍了北上广,投资人看好项目的同时,普遍认为团队中缺少一名能把控大局的CEO。胡依林表态,不介意title,甚至可以接受只占少数股份,CEO之位能者居之。经朋友介绍,胡依林在微博上认识了汽车之家的李想;经李想介绍,认识了汽车之家的天使投资人黄明明;再经过黄明明介绍,才结识了李一男。

梅花天使吴世春也是早早加入这个故事的参与者,他长期看好电动车赛道,每年该市场都有1500万辆的增量需求,从全球来看,市场规模至少有3000-5000亿人民币。更重要的是,现有的市场中品牌同质化严重,独特的设计、粉丝粘性,这些都是小牛电动可以优化的地方。他对李一男说,“这个案子至少是小米级别的,而你可以成为下一个雷军。”

于是小牛电动成立了。

在谈及选择电动车领域创业的初衷,技术出生的李一男也聊起了情怀。他说,5公里以内的汽车出行占到城市汽车出行近60%的比例。没有污染的自行车、电动两轮车出行理应得到更多的提倡和道路权利的尊重。

他自己和团队根据行业数据为基础计算得出,如果电动车替代70%公交、20%摩托、10%的汽车,那么将共减少4200万吨碳排放。每棵成年大树一年能吸收6千克碳排放,相当于70亿颗大树。环保,可谓是首要考虑。

从市场角度来看,电动自行车日益普及,甚至是部分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除了短距离出行,李一男的另一个出发点,在于“酷车”。

大树倒后

小牛电动的定位很明确:新能源、有设计感的“酷”车。

李一男觉得,现有的大部分电动车就像当年的摩托罗拉,摩托罗拉认为印度人只需要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没有其他需求了,最终被市场淘汰。世人都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希望用设计感和更丰富的功能让车变酷。

据腾讯《深网》报道,2015年初,李一男在公司内部开了一个很长的会,决定要调整产品路线,尽可能先从高端产品入手,采用宝马一样设计精致的灯具和特斯拉一样的锂电池,先拿下高端用户,再顺势做低端,而非相反。最终,牛电科技推出的小牛电动车N1售价3999元,远远高出原计划定下的2000元价格。

事情落地进展得很快。

融资一路顺遂,梅花创投、明势资本、金沙江创投等一线基金给了小牛电动千万美元的天使轮。还有一些大牌基金没有挤进来,但已经锁定了下一轮。

李一男还挖来了KKR出身的李彦,并在常州落地了工厂和生产线。

研发生产进程飞速,2015年6月1日,李一男召开发布会,公布了旗下第一款产品小牛智能电动踏板车N1。

才过了两天,风云突变,他在机场被有关部门带走,罪名是内幕交易。

这谁能想到?

内部员工慌了手脚,投资机构开始撤出。

界面新闻曾报道,由于李一男事件被曝光,小牛市场部在随后的一整年都陷入了迷失。内部员工解释这来源于三点原因。首先是团队少了主心骨,原本策划的CEO+产品方案完全泡汤;其次是N1发布后,产量严重不足,就连媒体体验车都难以协调,错过了营销的黄金时期;第三是基于以上的现状,让小牛管理层及多家投资机构没了主意。

最初拉李一男入伙的吴世春没有撤,他甚至在加砝码,先后拿出1亿来压注小牛。他曾向媒体盘点道,2016年初,梅花买了小牛1000万人民币债转股,并引进兄弟基金凤凰祥瑞投了800万美元;2018年小牛Pre-IPO轮融资,梅花旗下的两只基金再次加码。

尽管李一男突然离开,他依然和最初那样看好电动车赛道。

联合创始人李彦也没有退,他后来在事实上逐渐接手了CEO事务,并推动小牛电动发展。但他也逐渐收紧了小牛在市场上的“想象力”,随着产品迭代可以看到,小牛与传统电动车越来越相像。

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回归3个月后辞去了牛电的所有职务。李一男仍是牛电的股东,但他不在董事会也不再参与内部讨论。

值得欣慰的是,他的团队和投资人把小牛推至上市,但其下也不乏隐忧。

流血上市,盈利之困

小牛电动上市前,曾4次降低募资总额,总金额缩水超过50%。

公司最初计划募资金额是1.5亿美元。一周前,小牛电动将IPO发行区间定为10.5-12.5美元,计划募资1.2亿美元。上市前一天,再次调整定价区间至9.0-10.0美元,募资金额下降到8300万美元。

小牛电动的IPO发行价为9美元,位于此前调整后发行区间9美元至10美元的低端,发行量也低于最新公布的830万股,降低至700万股,预计小牛电动最多募集资金6300万美元,不及最初计划募资规模的二分之一。

10月美股震荡,原本计划美股上市的腾讯音乐都推迟了上市计划。小牛电动急着要上市,与它的现金流压力脱不开关系。

小牛电动接下去有用大钱的计划,公司预备新建工厂扩大产能、同时继续扩张分销网络。今年9月,江苏小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新建的小牛电动智慧出行全球研发与制造基地在常州市武进区正式开工奠基。该项目占地约170亩,分两期投资建设,一期用地约75亩,新建2.5万平方米钢结构厂房、8000余平方米的综合办公楼和电动车全自动、半自动组装线4条,全自动测试组线4条以及400米路试线与数据采集系统等主要设备。

依靠销售很难筹集到扩大产能的资金,实际上,小牛电动的销售情况也并非很乐观。

今年8月22日的牛电科技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李彦介绍,牛电已经有了50万用户,出货量在35万台左右。

尽管小牛电动已经成长成为国内智能锂电电动两轮摩托车领域的龙头,根据CIC统计数据,小牛电动2017年在国内两轮智能锂电电动车市场占有26%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在欧洲的市场份额为11.1%,位列第二。

但锂电电动车所占的市场份额本来就小,主流产品仍然是铅酸电动车。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爱玛电动车销量达600万台,雅迪电动车销量400万台,还有多个品牌销量超百万。

在爱玛电动车淘宝商铺中,主力机型是2000-3000元的电动车,销量前三的电动车价格都未超过3000元。与之相比,小牛电动旗下电动车最低价为2999,主力机型价格都在3000+元。电动车的消费人群相对来说属于中低消费群体,他们用钱包投票,似乎“锂电”、“环保”、“高端”等词吸引力仍然有限。

小牛电动自然不甘于此,它通过开线下门店的方式刺激销量。“我们一直在开线下店,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做的还是很好的,现在在一些城市牛电的认知度挺高的,但也有些城市是不知道我们的。”李彦介绍,目前大约有600家线下店,其中2017年就开了450多家,其中一二三线城市多一些。

销售额开始爬升,今年上半年小牛电动共销售电动摩托车12.5万辆,和去年同期的6.83万辆相比,增长了83.01%。与之相对应的,是水涨船高的营销费用。

政策方面的调整也加剧了销售隐忧,今年5月,国家标准委发布了《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最高车速由20km/h调整到了25km/h,整车质量由40kg调整为55kg。此前小牛电动推出的N、M系列均因整车质量大于55kg而不合规。而在过去三年,这两个系列的销量占小牛电动总销量的80%以上。

小牛电动流血上市,远低于预期的募资额,能支撑它未来的野心吗?